屡败屡战 望尘科技三递招股书

2022年9月21日,望尘科技(Gala Technology Holding Limited)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,拟在主板上市,大华继显为独家保荐人,这也是一年半内继2021年6月30日、2022年3月21日后第三次递交申请。

2019年-2021年营收稳定增长分别为3.79亿元、4.05亿元及4.6亿元,今年上半年由2021年同期约1.81亿元增至至约2.95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和前两次的内容相比,公司早年的营收主力的产品《足球大师》《NBA篮球大师》并没有明显扭转颓势的表现。于往绩期间,《足球大师》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分别约为19900人、11758人、7926人及6214人,《NBA篮球大师》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分别约为45313人、45802人、32104人及35450人,《最佳11人 — 冠军球会》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分别约为1039人、14382人、42803人及57091人,占同期平均每月付费用户的约7.6%、14.8%、8.5%及8.9%。

而报告中着重指出,7月在国内、新西兰和澳洲上线的《最佳球会》是望尘科技首款自主研发的足球动作模拟手游,这也是其上半年业绩大幅增长的关键因素(另一个是《最佳11人》)。

很显然,两次失利后望尘科技把新品视作助力冲刺的重要砝码,从收入表现来看,《最佳球会》上线后国内iOS畅销榜保持在100-150上下浮动。

其之前屡败屡战的原因除了老产品下滑,新品迟迟未能接棒这个常见的共性问题外,更关键在于深耕的国内球类手游赛道本身也存在一些发展问题。

挑剔的核心用户、发展多年始终小众的品类市场、高居不下的成本投入,面对这些压力,望尘科技还要直面腾讯、网易两座大山,这些都成为其上市道路上需要面对的困难。

时至今日,车枪球依旧是传统游戏时常最热门的几个品类,不少游戏巨头以此发家并通过系列产出赚得盆满钵满。而对于国内手游市场,车枪球赛道的发展其实经历了设备性能、操作改良、用户习惯等磨合的过程,比如早期的TPS到FPS,站桩打靶到自由战斗。

在此过程中,腾讯率先完成了对三个品类的包围,早期的《QQ飞车》以及后续的《跑跑卡丁车》手游,《穿越火线》到后来的《和平精英》、《CODM》。网易通过《荒野行动》在日本开辟新的战场,去年则是推出首款自研的赛车竞速《王牌竞速》完善了对“车枪球”经典三样的整体布局。

从目前的市场发展来看,国内的“车枪”蛋糕远大于“球”。有趣的是,此前每到欧冠或世界杯,总会有猜测国内球类市场爆发的相关讨论,但屡次落空。而腾讯网易在球类市场的策略也都是采用代理为主、自研为辅的策略,通过与EA、KONAMI等老牌传统厂商合作,虽然市场偶有挑战者出现但大多昙花一现,二者始终保持对于球类细分赛道的掌控力。

望尘科技在之前的招股书中引用了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,2021年望尘科技按收益计在中国手机运动游戏市场排名第二,市场份额约为7.9%(第一为腾讯、第三为网易,四五恰好是二者合作的对象EA和KONAMI)。

这类游戏特别是足球类游戏,无论是动作、经理类还是范特西等玩法都极其IP授权来提升游戏对于核心用户的吸引力,如网易前两天上线的《绿茵信仰》打的就是“网易自主研发的首款拥有FIFPro与多家豪门俱乐部正版授权足球竞技游戏”旗号、疯狂体育早年花了大价钱拿下中超的授权。望尘科技也在招股书指出,已从NBA、NBPA、A.C.米兰、利物浦足球俱乐部、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、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等多个运动联盟、运动协会及运动俱乐部获得了知识产权特许。

这样的产品特性导致了“许可费”的支出年年攀升,报告期内分别为4011.8万元、4771.1万元、4773.9万元,2022上半年更是接近3000万元(去年同期2000W)。加上不断增粘的员工和营销支出,虽然营收年年上扬,但净利分别为4570万、4070万、3940万和2030万元逐年下滑。

此外由于其他平台该品类发展的成熟,核心用户对于游戏品质的要求较高,于往绩期间,研发开支总额占总收益的比例分别约为10.6%、11.2%、13.6%及12.7%,这并不是很高的比例(游族上半年研发占营业收入比重23.15%,心动更是达到了41.15%)。

前两次申请失利后,望尘科技这次卷土重来也是找到了业绩新的增长点,就和去年青瓷游戏在依靠《最强蜗牛》秀出漂亮数字顺势谋求上市,利用《提灯与地下城》的接棒开局尚可的节点进行突破一样,其通过《最佳11人—冠军球会》的上扬和新上线的《最佳球会》成功帮助2022上半年营收大增62.9%,海外部分更是从2292万增至8015万。

同时释放更多新品信号,如《MLB棒球大师》、《NBA操作篮球》及《NFL橄榄球大师》,预计分别于2022年第三季度、2023年下半年及2024年下半年推出,来涉足更多球类。

望尘科技再次冲刺能否成功我们不得而知,但深耕赛道的市场天花板、产品本身对于外部授权的依赖、企业严格控制的产品数量以及直面巨头的竞争压力,这些都决定其面临的发展困难多于可以“想象“的故事,影响资本市场的下注。从另一角度来看,能够和腾讯、网易在一个舞台起舞,让球类赛道的产品选择更加丰富多彩,这也证明了望尘科技在品类上的功夫。